意大利橄榄树死亡僵局迎转机新闻

在意大利南部,叶缘焦枯病菌的一个亚种正在摧毁橄榄树。图片来源:Alessio Paduano

站在意大利南部普利亚地区的一座小山丘上,植物病理学家Donato Boscia指向一片有着最沉闷棕色的景观极目远眺,满眼尽是已经死亡和正在死去的橄榄树。Boscia说,6个月前,树冠几乎都是绿色的,仅有少数明显的棕色斑点标志着一种名为叶缘焦枯病菌的恶性病原体正在冷酷无情地蔓延。这种疾病此前在欧洲一直不为人所知。

3年前,领导意大利研究理事会下属可持续植物保护研究所(IPSP)巴里分部的Boscia和其他同行鉴别出这种细菌性病原体的一个亚种,并将其作为普利亚橄榄树快速衰退综合征(OQDS)的起因。他们认为,该亚种可能跟随一种从美洲进口的观赏植物而来。一些木杆菌属种在美洲当地很流行。

不过,令人担忧的政治和法律僵局阻止了控制这种病原体举措的实施。于是,它侵袭了近20万公顷的橄榄树,并且正在杀死大多数橄榄树。如今,僵局显示出一些缓和的迹象。5月12日,欧洲法院宣布,一年多前获得欧盟同意但很快遭到惊慌的抗议者阻拦的控制举措的确是恰当的,从而为现在继续推行它们奠定了基础。这些举措包括:监控疾病的扩散、砍掉受感染的树木及其周围从表面看健康的树木,并且杀死携带细菌的昆虫。目前并没有治疗木杆菌属的方法,而来自美洲的证据表明,它无法被根除。

同疫情作斗争的挑战依然存在。过去一年间,受感染地区不断扩大,从而使该疾病扩散至地中海盆地其他国家的机会增加。地中海盆地占据了全球95%的橄榄油产量。

去年2月,意大利当局开始执行经欧盟同意的控制计划。不过,在当地政治家的支持下,抗议者驳回了OQDS由木杆菌属引起并且无法被治疗或根除的证据。他们提出,这些举措是没有根据的,并且向地方行政法院提起诉讼。地方行政法院又将其转给欧洲法院。因其中存在的不确定性而惊慌失措的地方当局,甚至阻拦了监控举措。

除了经济上的重要性,橄榄树还同这些地区有着深远的历史和文化关联。“因此,公众的抗拒是可以理解的。”植物遗传学家Francesco Salamini表示。他正领导一小群科学家,为意大利国家研究院准备一份针对此事的报告。

令公众认识进一步混乱的是,去年12月检察官对包括Boscia在内的5位科学家和5名公职人员是否因疏忽导致疾病扩散、欺骗政府官员、导致环境污染以及一些其他事情展开调查。IPSP所长Gian Paolo Accotto认为,这些看法“在逻辑上是非常荒唐的”。

约8周前,反对控制举措的起诉开始得以解决。当时,总部位于帕尔马并且向欧盟提供独立科学建议的欧洲食品安全局发布了3份报告,支持叶缘焦枯病菌在引发疾病中所起的作用,并且就获得欧盟同意的控制举措表示认可。随后,普利亚地方当局批准了一项新的控制计划,其中将更大面积的区域认定为受感染地区。本月初,那里的行政官员同意重新启动监控。几天后,欧洲法院作出上述声明。

过去一年间,Boscia的工作一直在突出采取控制举措的必要性,并在IPSP巴里分部的温室中向不同植物种类注射叶缘焦枯病菌的亚种。此项研究表明,柑桔和葡萄树对这种病原体是免疫的,但它会感染很多本土植物,比如薰衣草、夹竹桃和远志。研究人员表示,即便所有受感染橄榄树都被摧毁,这种细菌仍会广泛藏匿于环境中,因此控制是最好的举措。

巴里试验还证实,和普利亚地区的主流栽培品种相比,橄榄树的一些栽培品种包括托斯卡纳地区的主要栽培品种“莱星”,会表现出相对轻微的疾病症状。如果这种病原体扩散到其他地区,这会为应对病原体的努力提供信息。Boscia介绍说,这还有助于制定重植计划,尽管尚需要更多的生长季来观察“莱星”橄榄树能否长期生存下来。

IPSP开展的其他试验正在分析受感染树木的基因表达,以确定何种分子特征可能提供一些适应力。或许有一天,这会启发出针对受感染树木的治疗方法。

与此同时,巴里的科学家和一群忧心忡忡的橄榄油生产商正在受感染地区开展试验。一个代表当地600个小型橄榄园的协会负责人Enzo Manni表示,当他在几年前试图让当地机构对一种似乎具有威胁性的新疾病产生兴趣时,他受到了阻挠。“但我知道肯定出了一些问题。” Manni说。如今,他正通过确认用于户外试验的土地和监控测试帮助巴里的研究人员。(宗华)

《中国科学报》 (2016-05-25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自然》相关报道(英文)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